返回 行业热点 |

智慧贵州:大数据助力疫情防控复工复产

文章来源: 数博会组委会、贵阳日报 发布时间: 2020-07-16

image.png

      大数据快速发展的势头,似 “润物细无声”的春雨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消费生活当中。特别是在今年疫情暴发以来,拥有3600万人口的贵州省依靠大数据扎紧了老百姓生活区域的篱笆墙,为防疫,为复工复产提供了精准的数据,即保障了防疫工作的完成,又让许多人实现了快速就业的愿望。

健康码诞生


      “扫码,填写姓名、户籍所在地、居住地址。”张青迅速完成了健康码的注册,家住贵阳的他要带着父母去杭州旅游,将家人信息在“贵州健康110二维码”上进行了注册,并截图留存,以备随时扫码用。“我计划7月下旬请年假带爸妈到杭州玩,听朋友说酒店住宿比往年都便宜,景区还人少。注册了健康码就可以提前订机票了。”张青兴致勃勃地对记者说。


      这个健康码,是在贵州省大数据局统筹下,组建专业技术团队打造的。如今依然活跃在公共交通运输工具、医疗及就业等行业领域。当初,在疫情肆虐之时,这个小小的二维码,就像一个生命光源体一样一直守护着每一个贵州人,人们去哪儿心里都是踏实的。


      当初接到设计健康码任务的贵州数联铭品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董博还有些小兴奋,因为在疫情暴发之后,她一直就想打造一个能够集监测分析、病毒溯源、防控救治、资源调配等于一体的平台。于是,董博带领着80人团队迅速投入到了研发工作当中。此间,在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公司大力支持下,打通了不同部门之间的“数据孤岛”,将省卫健委、省公安厅等部门及运营商、交通、空港等疫情防控的相关数据汇聚到了一起。


      在这个大数据池里,只要有人扫码,就可以迅速“挖掘”出该人员是否来自安全地区,是否需要隔离。如果有疑似人员在该处扫码,系统就会立即响应,通过这个健康码找出与之接触过的人,并采取相应的应急措施。” 董博说,她的团队是从2月14日开始在线远程研发,仅仅用时一周,“贵州健康110二维码”和“贵州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重点人群社会防控支撑平台”就正式投入使用了。这对相关部门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即保障了工作效率,又真正实现了精准防疫。


      据介绍,目前“贵州健康码”累计服务用户数已超2800万,累计访问量7亿多人次。


顺利复工


      “疫情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呢?”刘昊天天在心里盼着疫情快点过去。“现在已经3月底了,孩子才3岁,家里花销不少,媳妇一直在家看孩子,我还有房贷。公司现在只给发基本工资,由于受疫情影响,公司是不是能撑下去还是个未知数。我得赶紧找工作啊!” 刘昊的忧虑写满了脸。


      就像刘昊这样工作处于停顿状态的年轻人,散落在贵州省的各个角落。


      这天,好久不联系的同事王飞给他发来一条微信。兴奋地告诉他通过微信找到工作了。原来,官方有一个帮忙找工作的就业平台,只要扫一扫,将自己的信息及希望找什么样的工作输入进去,就会有相应的公司和你联系。尽管心存疑惑,但是刘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于是下载了那个“友工”小程序,并按要求填写了自己相关信息,没曾想,两天后,一公司的工作人员就给他打来了电话。很快,刘昊便和对方达成了就业协议。放下电话,刘昊还是觉得不太真实。


      这个“友工”小程序的研发单位是贵州人和致远数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产品经理丁可告诉记者,他们是充分运用大数据及AI智能岗位自动匹配技术,实现了“1对1、N对1、1对N”的人岗智能推荐和匹配。“这个小程序是在大年初三着手开发的。我们3个研发人员、1个设计人员仅用了6天时间就让这个复工复产的小程序诞生了”。这个理性稳重的IT男想起当初自己刹有远见的想法还是挺自豪的。


      这个助推贵州复工复产的小程序现已录入外出返乡农民工人员信息43万条,用工企业2500多家,岗位6300多个,服务农民工177720人,其中已实现就业36596人。同时,已实现输送铜仁市、威宁县共5000余名劳动力赴浙江、福建、广东等沿海省份就业,并对外出人员进行了统一管理,给予了相应保障及人文关怀。

image.png

社会治理


      其实,大数据,早已用在了政府的各种政务处理上,正有从线下转为线上的大趋势。


      贵阳公安在大数据的应用上可谓开了警务机制改革的先驱。在新一代技术的应用下,赋能公安,他们的反应更快速,服务更细致了……


      “我们的巡逻警已经改名为网格警了。” 在贵阳市公安局块数据中心,正面对硕大液晶屏幕的贵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10报警服务台主任徐燕打趣地说,“屏幕上都有网格警的实时定位。网格警是在利用大数据后产生的新警种。网格化接处警的最大特点就是快速、规范、自流程化。”


      据介绍,每个民警都配有一台手持移动警务终端,接到报警信息后,会有精准的定位,随后就会将警单派发到离报警人最近的网格民警的手持终端上,出警非常快。“从报警人从拨打110报警电话开始,所有接处警环节的信息都实现系统自动留痕,形成闭环数据流。” 徐燕如是说。


      有如此高效的处警能力,这都要归功于贵阳市公安局抢抓贵州省发展“大数据”战略机遇,在2016年就融入了贵阳市“块数据城市”的建设,建成了全国第一家“块数据指挥中心”。


      提出了 “一个核心、四轮驱动、六项支撑、一网考评”的“1461”总体布局,形成了用数据说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创新的“数据型”警务雏形。


      “大数据改变了过去依靠大量警力跟车抓现行的传统侦查模式。” 徐燕说,民警们学会了用大数据执法。比如,非常典型是就是在近几年打击传销案子中,他们会应用“智慧门禁”,对可疑住户进行数据监测,每天的出入人数,水、电、费用的是否增加,都会被收集进行对比,如果出现突增人数,费用突增,民警们就会直接上门进行调查。最终捣毁多个非法传销组织。


      在大数据正在慢慢成为贵阳市公安局打击和预防各类违法犯罪的有力武器的同时,这些成熟的数据应用系统可以缴纳交通违法罚款,市民办证出入境证件等,给普通老百姓带来了更多便利,也为贵阳公安拓宽了便民利民的服务渠道和载体。


      大数据的应用为贵州走向智慧城市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社会治理,无不体现新技术应用给城市管理者带来的创新思维,只有开发利用好不同地区、不同部门的数据,一起协同发展,才能促进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扩展阅读